垃圾文渣,混圈很杂,南极圈常驻人口了解一下。约文私聊,求各位文触大大指点一二。
 

emmm,一篇自戏拿来充数

设定疯狂剧透死侍2的那一类。。。。所以不能接受敬请左拐,慢走不送。。详见正文,文笔超级渣,略带崩坏。

—正文—

【自戏●电索】
设定:死侍2时间线。
“你永远无法阻止我收割你的挚爱。”
Russell临死前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着,仿佛一种永远的诅咒在脑海中萦绕,久久不能散去。数不清自己按下了多少次的时间回溯装置隐约已经有点破损,但仍然不能阻止这个外号叫火拳的变种人夺取了妻女的性命……女儿的泰迪熊躺倒在已经几近为废墟的一处残骸中,沾满了尘土,伸手从这些残骸中将它捞起,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右手手腕上的装置,橙金色的光屏显示着装置仅有的能量只能够支撑他再使用两次回溯,回到过去,逆转自己的未来以及他的家庭的未来。
将泰迪熊挂在腰间,希望在能见到左臂的机械钢臂将自己心爱的枪械背上,直径走近那扇望见了无数次的落地玻璃窗,上面的玻璃早已在地板碎成了渣,可以直视那蕴含着不详的混沌的天空。
“……”
滴!
最终还是按下了那个按钮,无法接受自己的亲人的继续死亡,已经看过太多了,这种情感也不知道从何说起,或许是从变种人消亡的时候开始亦是在Apocalypse企图消灭自己开始,生于杀戮,但妻儿也死于杀戮,命运也就如此之残酷。
每次回溯时间带来的痛苦都是难以忍受的,几乎快要超越死亡带来的灭亡,但也已经麻木。周围的场景在迅速的转换着,在时间的缝隙中他依稀的可以看见妻子还存活在世界的样子,还能听见女儿的欢声笑语,可惜也只有一瞬的时间,要去的地方可比这些时候都要早得多:回到Russell还是孩子的时候,虽然……杀死一个孩子也有违自己的良知,但若不及时除去他,未来他会遭殃更多的人。
一阵的头晕目眩,待到醒来,早已夜幕降临。
四周围尽是过去时态的建筑物,落脚点是一个不起眼的海滩边,不远处只有一辆不知道开来这里干什么的吉普车,车头依靠着两个普通人,一边抽烟一边似乎商量着什么,丝毫没有注意到忽然多出来的人。
悄悄地走了过去,那两个人仍然没有察觉,一直到把人敲晕,那两个可怜的家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他们醒来时,他们会发现他们的吉普车已经被别人开走了。
……
电视机播放着今日应有的新闻,又是两个违反了普通人秩序的变种人被抓进了监狱之中,或许在其他人看来那只是个很平常的事情,毕竟这个世界不缺乏变种人,但却在主持人的声音中辨认了“仇人”的名字——Russell,此刻对方也还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小男孩,想要杀死他简直轻而易举。
咽下一口带有苦涩的啤酒,实际上放满零件的小桌上已经出现了不少于七八个的易拉罐,毫无疑问都是他的啤酒罐罢了。橙金色的光屏映出了枪械的形状,帮助这他将所有的零件拼凑回他们该去的地方,但最后一块能量零件装载进弹夹,黑洞洞的枪口仿佛随时都能冒出银蓝色的火光,看了看时间,终究踏上了复仇道路。
“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。”自己这样想道。
然而直到计划真正的开始,才意识到命运真的是一个可笑的孩子。目标近在咫尺,却半路杀出了个“程咬金”,不仅救下了自己的仇人还甚至一起坠下了雪山……最后一刻,钢臂扣住了一块岩石,才没有从悬崖上掉下去。然而……对方却丝毫不挣扎着直勾勾从峭壁上坠落,沉入冰湖底。
什么样的信念让那个家伙为了男孩做到了这个地步?
明明已经是对生活绝望的人了。
这个问题不想去思考但也无法去思考。
时间推移到了后几天,介于上次的计划全盘失败,只能趁着变种人转移而再来一次,毫不意外的在车厢内看到了那个满嘴黄段子的家伙,只是这次似乎多了个帮手。
然而正打斗得激烈,Russell居然释放了剑圣那个可怕的怪物——这很符合他未来的野心,事情正在朝着那个已经回旋了无数次的结局靠拢,几乎全部人都被击倒在了地上,巨大的爆炸及四处乱横的押运车的残骸,勉强的推开那些压着自己的废物站起身,神色凝重。
……
“剑圣,单凭我一人之力也无法解决他,然而你单枪匹马也同样救不了Russell。”
敌人的敌人,是朋友。
和那个雇佣兵达成了交易,虽然主动找上门似乎有点丢脸,但绝不允许事情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。
30秒。
如果超过了这个时间,我便将Russell杀死,然后回到那个属于我的时间。但,隐约还是希望雇佣兵可以成功,毕竟那只是个孩子不是吗?
孤儿院,一场打斗和火焰侵袭着这个地方,Russell此刻就在眼前,但我必须遵守那个交易的条款,Deadpool的劝说也似乎有点用处,但巨大的火球依然朝着我们袭来,中途发生了什么……已经不重要了,我的目光落在被丢弃于地上的一把手枪,时刻准备着将它握在手里,最终发射出那颗夺命子弹……
又是怎么样的勇气让他戴上了那条抑制变种人能力的项链呢?
枪弹无眼,金色的子弹划出笔直的线条直径朝着Russell的心脏飞跃,然而Deadpool的身影似乎比子弹还要迅猛,那颗子弹终究没有穿透男孩的身体而是了结了雇佣兵的性命。
“临死前也不忘嘴炮的家伙。”
自愈因子也挽留不了他的性命,更何况它们失去了作用。
直到咽气,都没有人打断他的嘴炮了。
我又一次的看向腕上的时间回溯装置,在自己与他人之间纠结……
有那么一瞬间,世界似乎也就明亮了。
抬起手臂,我按下了按钮,这是最后一次回溯,我将时间点选择在了这场争斗的开始之初,将一枚硬币拍回了那个家伙的胸口前,也算是物归原主吧。
这枚硬币,算是最后的转机……
看着那个活下来的家伙,似乎回不去未来的心情也没那么沉重了。
“至少我的妻女安全了,这一切都拜你所赐,所以回不回去也无所谓了。”
“我会在这里再待一段日子,顺便关照一下那场变种人末日的来临。”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7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藏川淮水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