垃圾文渣,混圈很杂,南极圈常驻人口了解一下。约文私聊,求各位文触大大指点一二。
 

玉冰烧

玉冰烧【番外】
设定:第三视角,虐梗,角色死亡,鬼界时间线,情感向
角色:近卫统领炎x四灵之修殷
正文。
恶灵鬼界,有一家很是出名的酒楼:茗花楼;这酒楼能在鬼界立足自然有它的特色之处:除了好酒好菜之外,老板娘画紫也是一个大美人,喜欢唱戏,许多人都是冲着她和她的戏去的。
除了普通人,偶尔这楼里也会出现一些官僚的身影,画紫印象比较深刻的有两个:暗部四灵之修的殷大人和近卫统领的龙影大人。不只是因为他们的身份特殊,也有点关于他们的特殊要求……茗花楼里特殊供应的一款酒——玉冰烧就是两人每次来的必点,而且也只点这一款,同时两位也是玉冰烧的酿造者,说是点,其实应当是寄放罢了。画紫深知这款玉冰烧是烈酒,浓酒,但特殊就在不论喝多少都不会醉,且气味淡,即使多喝也不会染上酒气。
两人通常一来就会谈上大半晚上,深夜才会去,偶尔离开时她会看见他们金边黑布的衣角会沾染上不着痕迹的血迹,但两位大人都会比较贴心的帮她把尸体一并处理了,以至于她的茗花楼还没有传出什么死了人的名声。
“画紫姑娘,早闻茗花楼的戏曲也是一绝,今儿给我们来一曲可好?”
偶尔,灰发的墨绿衣男子会带着些许调侃道语气让她唱上一曲,而她而她自然也会答应。
“大人之邀,画紫自然不能谢确,不知大人们想听什么呢?”
“你来决定吧?殷。”
“桃花劫。”
几乎每次龙影大人总会把选择权丢给对面望着窗外的殷大人,而每次她得到的的答案都没有过重复的。
后来,很长一段日子就都没再看见两人了。
再过了一段日子,坊间传出了朝政更替,新王上位的消息。画紫心想着这关乎到了政权的更替,那两位大人应该很忙,不来也正常吧,不过可惜了这玉冰烧,寄存在我这儿都没人享用了。
“画紫姑娘,早上好啊。玉冰烧还有存着么?”
再见面时,便只看见便装的灰发男子了,神色有些狼狈、落魄。画紫自然很好奇发生了什么,但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。
“有的,上次殷大人还特意来送了一次,说一定要留下一壶给大人。”
“是吗?那他可真是全安排好了……哈哈画紫姑娘,上酒吧。”
明明是笑着的,画紫却隐约的感觉到了对方的哀伤:这是发生了什么了吗?默默地端上了酒,帮人倒进了青瓷酒杯里,淡蓝色的液体在杯子中晕开层层光晕,偶尔飘出几丝的雾气,不浓也不淡,若有若无的飘着淡淡的玉兰花香,无言的诉说着这酒的上乘。
“这应该是他酒窖里最好的那坛子了吧。”
“姑娘现可还唱戏?在下来一曲桃花劫便可。”
默言,欣然应允。
一曲过后,画紫却发现往日千杯不醉的龙影却是已经醉的一塌糊涂,大惊的检查了一下那壶玉冰烧,却发现没有任何问题。
“画紫姑娘莫不是好奇殷他何在?”
“他呀,走了哦,不辞而别的那种。”
“安排好了一切都一切,一把推了在下上了那个大殿就跑了,不见了。”
“玉冰本寒,灼灼刺骨。”
“知道亡魂们的一切又怎么样,终究挽回不了什么。”
结合在酒楼听客人们说话时得到的一些资料,画紫也大致明白龙影他在说什么……敢情殷大人在那次牺牲了啊,怪不得还特意跑那一趟,而不是像平时派人送来;敢情玉冰烧也是醉人的玩意儿啊。
安顿好醉倒的人,画紫默默地出去了,伙计们看见他们的老板娘在房间待了一晚上,并且第二天贴出告示不再唱戏。
“老板娘,龙影大人似乎在找你。”
“恩,我马上去。”
推开门,墨衣男子已经醒了酒,身边还跟着两位分别是蓝瞳与紫瞳的男子,戴着白虎面具和业煞面具。
“画紫姑娘,昨夜真是麻烦你了。”
“照顾客人是我们的职责。”
“玉冰烧这个招牌没有了,你也不唱戏了,茗花楼的人气肯定一路大跌,在下会让零矣每月给你送一定量的花旗雨。虽然不及玉冰烧但也算别一番风味。”
龙影千炎看向了蓝瞳的男子,后者即可将一坛子酒交给了她。
“那还真是谢过大人了……”
玉冰烧,也不该再出现了。
END
【瞎写】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1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藏水淮川|Powered by LOFTER